庄生不幸而吾生幸:听陈怡老师讲庄子

第八周将尽,还有半个学期就要毕业。好在这四年来我终于听了一堂令我甘之如怡的课,始令我觉得这四年总算没有白过。这便是听东南大学的陈怡老师讲庄子。(这课亦是我编写了一个选课的计算机程序,以“非法”手段选中的。 😎 )

援引陈怡老师的一段介绍如下:

陈怡教授来自有着浓厚理工科背景的东南大学,他的专业是电机,并曾任东南大学教务长多年。在专业领域取得骄人成绩的同时, 陈怡教授以承传先人的经典智慧为己任,致力于传统文化的弘扬,尤其对老庄思想有深入研究,在各地高校做过几十次演讲,佳评如潮。现任《中国大学教学》主编。

陈老师是东南大学的教授,此番于清华来讲课是为客座,另有历史系的程钢老师和一帮博士生作为助教。陈老师在介绍自己的时候说“我是搞电气工程出身的”,让我们一帮学生大为惊异。以凡人的眼光看来,老庄这样最深邃的哲学研究居然由一位理工科出身的老师来教授,也许难以服人。但是陈老师用旁征博引、精彩幽默的生动讲授化解了所有人的疑问。

由于时间的限制,这门课程一共只有八次课,此外有三堂课外的讨论课,可以供同学们自由发言。陈老师很自然地用第一堂课介绍了自己和庄子,然后借用庄子中的一些易懂的寓言故事来阐述庄子的思想和观念。后七次课则分七次讲授了《庄子》的内七篇:《逍遥游》、《齐物论》、《养生主》、《人间世》、《德充符》、《大宗师》和《应帝王》。

《庄子》的内七篇据后人考证应为庄子本人所作,外篇和杂篇则是庄子门生所托。所以老师也恰当地选择了内七篇来介绍了最真实的庄子思想。况且读懂内七篇之后,便能顺着脉络去读外篇和杂篇。由此我也很佩服陈老师在短短的八周时间里所作的安排。

课程在上周二结束。现在若非要我说点东西出来,则似乎忘掉的比记得的多,很多理解都在书本上,八周的时间要深入其里也并不容易。现在好像是一种“见山不是山,见水不是水”的感觉。只知道那七篇文章的总体架构如何。既然我也说不清,还是借用老师的精辟总结阐述一番吧。

逍遥游:人生观,高远超越的逍遥人生;
齐物论:世界观,道通为一的博大情怀;
养生主:生命观,薪尽火传的养生主旨;
人间世:处世观,艰难时代的处世智慧;
德充符:道德观,形有所忘的德充标志;
大宗师:生死观,死生如一的宗师境界;
应帝王:政治观,用心若镜的帝王方略。

庄子生活在礼崩乐下,大道不存,战乱频繁的黑暗时代,正是因为庄子看透了世间的纷争,世道的不幸,所以才著书尽言,所以说是时代的不幸造就了庄子的有幸。而正是庄子所处的不幸造就了今人之有幸,使人们在数千年以后,仍然能接触到这样博大精深又汪洋恣意的独特思想。庄子没有告诫人们要“成仁取义”,也没有给予那种“虽千万人吾往矣”的勇气。但是他却传授了为人处世的大智慧,无所不容人皆可以各取所需,这种智慧就像根一样深深地扎在每一个中国人的心底。

“庄生不幸而吾生幸:听陈怡老师讲庄子”的5个回复

  1. 好吧,我在东南的时候最看不起的老师就是他了。。。。。。
    一天到晚和一个创造学的博士混一起,不知道搞什么,貌似最后还算俺们班的总教头。。。。

    没想到还能讲庄子。这世界真奇妙。 ❗ 😕

  2. 你是不是记错了?我也是东南大学的毕业生,我们这届毕业生都还比较认可他,比起其他老师还是有些真才实学。
    再说他不是搞创造学的啊!@bugeye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